土耳其驻沪总领事安铜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此次里拉出现大幅贬值是一个“政治问题”,主要还是来自于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外部施压。因此,结合政府的救市行动,土耳其与全球市场的相互依存以及私人投资领域的活跃,里拉的大幅波动情况会在短时间内得以改变。

图片 1

FX168财经报社(香港)讯 经济学家、基金经理Danie
Lacalle周五(8月10日)撰文指出,土耳其里拉的崩溃应该不会让任何人感到惊讶,但其跌幅确实出乎了市场的意料。

土耳其里拉危机牵动全球市场的神经,在经历了“股汇双杀”后,15日午后土耳其里拉对美元一度收复6.0关口,涨幅扩大至5.7%。]
土耳其里拉危机牵动全球市场的神经,在经历了“股汇双杀”后,15日午后土耳其里拉对美元一度收复6.0关口,涨幅扩大至5.7%。

热点栏目 自选股
数据中心
行情中心
资金流向
模拟交易

图片 2

同时,他还安抚中国投资者,土耳其的投资优势并没有因此改变。在他看来,当前这场不期而至的危机将促使土耳其寻求更多元化的经济伙伴,加速与中国的合作。

客户端

(图片来源:Zero Hedge、FX168财经网)

最近两周以来,土耳其里拉出现大幅贬值。在你看来,主要原因是什么?

  与美国上演“报复战”+央行“救火”失败
土耳其里拉暴跌的背后是?

以下是Lacalle的详细分析:

安铜:土耳其经济最近出现的波动,主要还是政治问题。美国正利用其经济工具与力量,威胁土耳其,迫使土耳其采取符合美国利益的措施。

  来源:外汇网综合 

首先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里拉的下跌已经持续了一段时间,与2018年美元的强势没有任何关系。

如果单纯看土耳其银行业本身,问题并不严重。土耳其央行能为银行提供所需的流动性,土耳其银行业本身也没有坏账,经济实体也运作良好。因此,土耳其里拉的此轮危机主要还是受到外部的影响。如果将政治与经济相结合,事情的走势就往往很难控制了。

  以牙还牙!土耳其冻结美国两名部长资产以还击美国制裁

土耳其的崩溃是一场等待发生的事故,完全是自己造成的。

尽管土耳其经济存在些许问题,但此次里拉贬值并不是由土耳其经济结构中的矛盾导致。土耳其政府已经注意到了赤字高企的现象,这个现象已在土耳其经济中存在十多年了。土耳其政府一直在进行调整,比如加大非资源领域的出口。毕竟,土耳其不是个资源相当丰富的国家。当然这是个时间问题。

  近期,不止美国与伊朗的冲突在升级,美国与土耳其的外交冲突也在升级,争议焦点是土方是否释放美籍牧师安德鲁·布伦森。

那些说“一个拥有货币主权的国家可以在没有违约风险的情况下发行它想要的所有货币”的说法再次错了。就像在阿根廷、巴西、伊朗、委内瑞拉一样,如果没有强有力的基本面支撑货币,货币主权没有任何意义。

对于里拉未来的走势,该如何判断?

  据美国媒体综合报道,土耳其方面指控称,现年50岁的美国福音派牧师布伦森涉嫌帮助反对派人士居伦的支持者发动2016年的军事政变。目前,布伦森已被土耳其当局扣押超过21个月,7月25日已改为在家软禁。

土耳其政府控制了中央银行,并决定在没有任何措施或控制的情况下,印刷并保持极低的利率来“促进经济”。

安铜:里拉的汇率波动不会是持续性的,会在短期内改变。理由有两个,首先,就如之前所言,这是个政治问题。近来,美国政府在全世界范围内挥舞制裁大棒已引发了很多国家的反对。在欧洲,有许多国家开始反击美国的行径,比如,德国、意大利、英国,俄罗斯也是如此。

  美国财政部8月1日宣布,因土耳其拒绝释放其监禁的美籍牧师布伦森,美国决定启动对土耳其内政部长和司法部长的制裁。根据规定,被制裁者在美国境内的资产将被冻结,美国企业和个人不得与其进行交易往来。随后,美国参众两院宣布阻止军火巨头洛克希德·马丁向土耳其出售先进的F35隐形战机。

图片 3

其次,在过去6年来,土耳其经济与世界市场紧密联系,与欧洲的相互依存尤为明显。土耳其早在1996年就与欧盟签订了关税同盟协议。无论是德国还是欧洲其他国家,它们在土耳其有规模巨大的投资。比如,西班牙对外银行、意大利UniCredit和法国巴黎银行在土耳其都有大量业务,因此尽管里拉的波动极具外溢效益,这些欧洲机构也不会轻易地放弃土耳其这个市场。

  与此同时,土耳其也作出了反击。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随后宣布,将冻结美国司法部长和内政部长在土耳其的资产,作为对美国制裁土耳其两位部长的报复。并决定对包括煤炭、纸张、坚果、威士忌、汽车及机械在内的17.8亿美元美国商品征收报复性进口关税,以回应美国此前推出的钢铝关税政策。

(图片来源:Zero Hedge、FX168财经网)

对土耳其政府来说,事实上,已尝试通过一些必需的措施来遏制里拉的颓势,缓解里拉贬值的影响。比如,土耳其央行已出手救市。政府已不断向市场释放信心。同时,政府意识到,尽管这场动荡是外在政治压力导致,但也在着手对土耳其经济进行改革。比如,增加出口,与中国等国家加强联系,注重研发等。而这些改革不可能一夜完成。

  随着双方的摩擦进一步升级,避险情绪上升,土耳其金融市场遭受重创。路透社报道,土耳其本币里拉的汇率6日盘中暴跌5.5%,经历近10年来单日最大跌幅。今年以来,里拉对美元累计贬值已超过20%,在过去一年内已贬值近50%,仅好于阿根廷比索,成为市场上表现最差的货币之一。

土耳其的货币供应量在7年里增长了两倍,利率也大幅下降到4.5%。

如果提高利率,相当于采取货币紧缩政策,可能会在短期内对土耳其经济有益,但鉴于这是场外部政治施压导致的危机,不可能以这样的措施解决这一问题。

图片 4

然而,里拉的贬值不仅得到了政府的接受,而且受到了鼓励。

里拉贬值对于中企在土耳其的投资会产生何种影响?

  随着货币暴跌,土耳其央行不得不再次出手救市,但效果不尽如人意。6日,土耳其央行发表声明,决定调整外汇稳定准备金机制,将外汇缴存比例上限由45%降至40%,差别折算系数暂时保持不变,为陷入美元荒的当地银行注入了相当于22亿美元的巨额流动性。但这一举动仅让里拉短暂反弹,随后恢复跌势并持续扩大。

为了增加对现任政府的选票,新印制的里拉发放给了领取养老金的人,由于政府试图补偿由于安全方面的补贴和拨款而导致的旅游收入损失,(农业、燃料、旅游业)补贴飙升了20%以上。

安铜:的确,我能理解中国企业的担忧,但换个角度看,这场货币危机中也孕育着机遇。就土耳其而言,投资发展的机遇没有变。比如,与欧盟的关税同盟,年轻、充满活力的人口,连接欧亚的地理位置等,这些都没有改变。而且我相信,中企在土耳其的投资都有长远的考量。

  据新华社最新消息,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土耳其频道7日披露,一个土耳其官方代表团将在两天内前往美国首都华盛顿,商讨双方争端议题。

随之而来的是外汇储备的减少,但政府仍在继续推进过度的债务和借贷。财政赤字飙升,而迅速贬值的里拉导致了越来越多的美元贷款。

此外,在此轮危机前,我们的财长就提到,土耳其要实现经济伙伴的多元化,比如加深与中国等国家的合作。当前的危机只会加速土耳其与中国企业的合作。我们所处的时代已不是冷战时期,是个多极化世界。即便是美国,也无法独善其身。或许,美国有足够的政治资本叫停其他国家所做的那些它不愿看到的事情。但是,权力也有极限。更重要的是如何使用权力。

  土耳其外交部副部长塞达特·厄纳尔率领的代表团7日启程赴美国首都华盛顿,调解近来不断升级的双边紧张关系。据土耳其《每日新闻》报道,该代表团由土耳其外交部、司法部、财政部的9名官员组成,有望于8日同美方举行会谈。

这是货币主义者的典型缺陷,他们认为货币主权使国家免受外部冲击和外币贷款的飙升。然后,央行提高利率,但随着货币供应继续增长,以支付当地货币的补贴,货币漏洞不断增加。

因此,在这个日趋多极化的世界中,土耳其力争实现经济伙伴的多元化。中国在其中将扮演一个重要角色。因为,土耳其与中国的经济结构相似,都是经济全球化的受益者。

  7日,土耳其外长恰武什奥卢与美国国务卿蓬佩奥举行电话会晤,讨论当前双边关系,并就解决两国关系中的问题交换看法。此外,土耳其国防部长阿卡尔与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当天也通电话,讨论了叙利亚局势和反恐问题。

现在,欧洲其他国家的风险正在上升。一方面,BBVA、法国巴黎银行、意大利联合信贷银行等欧元区银行的风险敞口非常大,占所有资产的15%到20%。

短期内中国企业的确对于土耳其的经济形势会有担忧,但这也将促使我们双方探索一种新的合作方式。

  美国驻土耳其大使馆当天则发表声明说:“不论当前双边关系如何紧张,美国仍是土耳其坚定的盟友,两国的经济关系富有活力。”

图片 5

  多名不愿公开姓名的外交人士说,土耳其和美国在会晤前已就特定议题达成共识。这些消息人士没有披露更多细节。土耳其政府和美国国务院没有回应这一报道。

(图片来源:Zero Hedge、FX168财经网)

  土耳其里拉暴跌的背后?

另一方面,不良贷款的增加显而易见。根据《华盛顿邮报》的报道,土耳其的美元贷款约占GDP的30%,而欧元贷款可能高达20%。土耳其的贷款机构和政府跟阿根廷和巴西一样做出了同样错误的押注。押注美元不断走软,而美联储不会像宣布的那样提高利率。他们显然是错误的。但这种错误的押注只会加剧已经存在的货币和财政失衡。

图片 6美元土耳其里拉日线图

货币供应量近两位数的持续增长、政府的支出超过储备和资本外逃开始变得愈发明显,因储户和投资者担心,埃尔多安政府更愿意采取资本管制的方式以掌握全部权力,而不是采取合理的货币政策来恢复经济的可信度。

  分析指出,从表面上看,此次土耳其里拉暴跌是由于美国的制裁和美土关系危机,但从深层次来看却另有原因。

就像以前的阿根廷一样,当风险是资本管制和银行挤兑时,加息太晚并不能使市场平静下来。将利率提高到18%并不会鼓励土耳其的任何人在面临损失所有资金的情况下将资金留在银行。利率从8%上升到17.5%,危机恶化。它不会因为稍微高的利率而停止。

  土耳其脆弱的经济增长基础是引发里拉持续下跌的主要原因。土耳其曾两度被国际机构评为“脆弱五国”之一,其经济的脆弱性包括持续的经常账户赤字、大量的外部融资需求、有限的外汇储备、对短期资本流入的过度依赖以及企业对外汇风险的高敞口等。

因为土耳其的问题是货币和财政问题。土耳其将需要一个大规模的调整计划和一个可信的开放机构和市场来吸引资本和恢复增长。不幸的是,这条路线似乎更多的是政府对机构的控制,更少的投资保障,以及加深危机,指责不存在的外部敌人。

  近年来推动土耳其经济增长的内在动力日益减弱,不断攀高的通货膨胀率、持续的经常账户赤字和低储蓄率对经济的负面影响日益凸显。雪上加霜的是,土耳其对外贸易长期处于逆差状态,2017年贸易赤字达到768亿美元,占其对外贸易总额的近20%,占到GDP的9%。2017年土耳其通货膨胀率达到11.92%;2018年通胀预期从8.4%大幅上升至13.4%,刚刚过去的7月,通货膨胀率高达15.85%。

土耳其的问题是货币和财政政策问题,需要一个大规模的调整计划和一个可信的开放机构和市场来吸引资本和恢复增长。

  通货膨胀持续高企和名义工资水平不断上升削弱了土耳其企业的生产与竞争优势,特别是外向型经济结构下的进出口部门,最低工资水平的连续上涨也对企业造成了直接打击。

埃尔多安正在与一个非常危险的经济敌人作斗争:那就是他自己。

  对外资特别是短期资本的高度依赖使土耳其经济发展和国内金融市场都深受外部影响。土耳其货币里拉也成为世界上最易受到冲击的新兴国家货币之一。

对欧洲来说,这是一个魔鬼般的选择:

  在经济增长基础脆弱的背景下,国际市场的风吹草动就十分容易导致土耳其里拉的剧烈波动。

如果欧洲救助土耳其,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的控制将进一步增强;但如果不救助土耳其,土耳其将会带来比希腊更大的危机。

  在此背景下,土耳其的货币政策处于进退维谷的两难之境。由于经济稳定需要保证国际资本的大规模流入,因而不得不采取相对较高的利率政策,但这与降低通胀率和企业运营成本、提升出口产品竞争力的目标相矛盾,压缩了经济增长的潜力与政策空间,土耳其政府缺少有效手段来应对相互抵牾的政策困境。为此土耳其政府和央行之间还一直存在矛盾。 

欧洲目前面临的最大风险是,试图以难民问题和边境支持为交换条件,用一些援助来挽救土耳其混乱局面。

  此次,土耳其央行救市措施的无效也说明了这一点。

校对:LINDA

  土耳其里拉的大跌并不是近期才出现的现象,持续的贸易赤字、高通胀和货币贬值相互影响,市场信心已经受到严重打击。美国的制裁仅仅是新一轮土耳其里拉暴跌的外部诱发因素,深层次原因还在于土耳其脆弱的经济增长基础,从根本上反映的是土耳其经济增长模式的危机。

  而近年来渐行渐远、矛盾重重的美土关系多次遭遇危机,双方在政治、安全、经济等领域都存在不少分歧和矛盾,此次相互制裁只是新的一幕而已,也并不完全是单一事件引起的。但美土关系不会彻底决裂,各有所需的双方必然会在不断博弈中寻求转圜机会,而波折不断的美土关系对土耳其经济特别是货币汇率的影响还将长期持续下去。

责任编辑:郭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