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安倍首相与普京总统在索契举行非正式首脑会谈,这是安倍第二次上台后对俄罗斯的第三次访问,而普京一次也没有到过访日本。这在当代国际交往史中是罕见的。日本政府消息人士透露,安倍一味单方面访俄是基于“自身不采取行动的话谈判将寸步难行”的痛苦抉择。岂止痛苦?简直到了低声下气的程度。

那么,安倍究竟急什么?2012年安倍上台后便宣布执政的两大政治目标:修改和平宪法第九条;解决日俄领土争端。这是安倍立下的军令状,也是安倍要矢志完成的“政绩工程”。安倍通过重新解释宪法,解禁集体自卫权,部分完成了第一项工程。

然而,尽管日方多方努力,第二项工程迄今还没有眉目。在安倍看来,日俄领土争端解决不仅涉及领土归属与签署和平条约问题,还有盘活日本在东北亚的处境,使其在中美俄大三角关系中处于有利战略地位的考量。安倍能不急吗?

安倍认为,凭借他和普京各自在国内超级人气,双方只要发挥政治影响力,就可解决横亘在两国关系中障碍领土争端问题,而不必把问题留给下一代。因此,安倍把解决日俄领土争端的希望寄托在普京身上。安倍放下身段,不顾外交对等原则,一次又一次去俄罗斯“拜见”普京举行首脑会晤。

此次索契会晤后,两人既没有签署任何文件,也没有举行记者会,唯一的结果便是安倍将应普京之邀,参加9月上旬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举行的“东方经济论坛”。一年之内安倍两次访俄说明安倍为改善日俄关系真正做到了“有求必应”。

在索契会晤中安倍提出解决领土争端“新思路”,但具体内容并没有透露,可见普京对安倍新倡议并不感冒。其实,普京之所以同意与安倍举行非正式会晤,看重的是日本是今年7国集团峰会的主席国,希望日本能带头解除对俄制裁,并以此为突破口,达到打破G7对俄制裁的目的。看来,安倍并没有迈出这一步。这就是安倍需要今秋第四次访俄的由来。

事实上,俄外长拉夫罗夫在四月访问东京时说的四句话,已经向日方亮出了俄罗斯的底牌。这四句话是:“要想使两国关系在所有领域都得到发展,就必须排除导致关系不正常的障碍”;“要想达成双方都能接受的解决办法,必须在所有领域无一例外地推进合作”;“必须承认二战的结果,这一前提没有改变”以及“不论在任何环境下都将继续对话”,“愿意以此(1956年交还齿舞群岛和色丹岛的《日苏共同宣言》)为基础继续进行作业”。虽然拉夫罗夫话有些含蓄和外交,但是传递的信息十分明确。

安倍此次索契之行空手而归,主要原因是日方没有吃透俄方意图。安倍一门心思要解决两国领土争端,对俄方当前关注焦点“排除导致关系不正常的障碍”全然不顾。双方思路不交集,3个多小时会谈以及追加的半小时“秘室会谈”自然谈不出个结果。

今秋安倍四次访俄后能换来普京访日吗?不好说,这取决于日方能否率先取消对俄制裁,取决于日方与俄开展经贸以及其他领域的合作进展情况,取决于日方能否接受俄归还齿舞群岛和色丹岛作为解决两国领土争端的条件。依笔者看,难。

虽然安倍不顾奥巴马的劝阻,实现日俄首脑索契非正式会晤,但是日本还不是一个足够“正常”国家,可以与美国分庭抗礼对着干。如果日方能接受拉夫罗夫第四点,两国领土争端早在60年前就解决了,何必还要等到今天。未来,两国对话和谈判会继续进行,经贸合作也将会有所发展,但是安倍解决日俄领土争端的“政绩工程”有可能成为“烂尾工程”。

(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基金会高级研究员、前驻克罗地亚大使)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