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图片 2

日前,车和家拟斥资6.5亿元收购力帆旗下整车资质一事,让业界的目光再次聚焦于新能源乘用车生产资质。众所周知,相较于其他的行业,汽车具有很强的技术要求,国家层面对此也设置了较高的“门槛”,而这也成为造车新势力们难以绕过的难题。

>

5月17日,工信部发布了第308批《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在拟发布的新增车辆生产企业清单一栏中,“浙江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众新能源)赫然在列。根据公示信息,合众新能源为“新建纯电动乘用车生产企业”,注册地址在浙江省嘉兴市桐乡经济开发区庆丰南路999号206室,生产地址在浙江省嘉兴市桐乡市梧桐街道同仁路988号。

图片 3

暂停发放了大半年的新能源车“准生证”,最近由前途汽车打破,前途取得工信部的审批后,新车量产上市将被开绿灯。然而,缓慢的资质发放频率,对大批对产销资质渴望的新能源车企,包括新造车势力来说,就如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依旧悬挂在它们的颈脖上。

公开信息显示,合众新能源成立于2014年,算得上是国内诞生较早的新兴车企,且在2017年4月获得了发改委颁发的第13张新能源汽车生产牌照。即便如此,合众新能源一直以来表现得异常低调,甚至鲜少能看到与之相关的报道。直到日前,其位于浙江桐乡的新能源智能制造基地全面竣工,业内才恍然忆起这家低调又务实的造车新军。

按照现行的《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要求,新建车企要想获得纯电动汽车生产资质,首先需获得发改委对该项目的审批核准,在发改委审批之后,获批企业还要通过工信部《乘用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则》和《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则》的考核,直到列入《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才算正式获得了纯电动汽车的生产资质。

“有些企业拿到了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却根本没有实力生产汽车,而是借着‘资质’四处找投资;而很多有能力、想要生产新能源汽车的企业,却得不到生产资质。”在日前举行的2018智能汽车国际研讨会上,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道出了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审批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也解释了相关部委暂停发放资质的原因所在。从2017年5月22日至今,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审批大门已经关闭了整整一年时间,背后原因众说纷纭,但都避不开对已领取生产资质的15家新能源车企项目进展不一、表现悬殊的问责。

据了解,合众新能源桐乡智慧工厂占地400余亩,总建筑面积达96762平方米,一期投资11.56亿元,一期规划产能为8万台/年,拥有包括冲压车间、涂装车间、焊装车间和总装车间完整的整车制造四大工艺。

由此可知,新兴车企们迈过造车的第一道门槛便是获得发改委的项目审批。然而,现实情况是,自2017年5月22日江淮大众获得第15张生产资质后,发改委便关闭了资质审批大门,至今已将近一年半的时间尚未放开。

一方面是部分获得资质的企业,迟迟未进入市场,除了北汽新能源和江淮大众以及知豆,其他企业丝毫没有成为市场主流车企的迹象。

图片 4

而在已获得发改委核准的15家企业中,仅有北汽新能源、云度新能源、江铃新能源、知豆、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合众新能源、奇瑞新能源、金康新能源、国能新能源10家企业获得了工信部的产品准入;在第315批拟新增企业中,河南速达有望成为第11家;后续排队等候还有敏安汽车、万向新能源、陆地方舟和江淮大众。

另一方面,对资质近乎“饥渴”的新造车企业,尤其是产品进度推进较快,以及融资金额排名前列的一二梯队,却又迟迟无法得到资质。为了抢新车上市的进度,一些新造车势力甚至被倒逼迂回生产———
寻求代工或收购有资质企业。可以说,近两年冒起的新造车势力,如果说之前仍处于“PPT造车”阶段时,没有领到生产资质实属合理,那么过去一年资质发放近乎停摆后,让逐渐走向量产、走向市场的新造车企业,无奈地成为了被“歧视”的一方。在新能源车蓬勃发展的当下,如何把资质给到对的人,依旧有待破局。

随着新工厂的投入运行,合众新能源哪吒品牌的首款纯电动车型也将于今年三季度批量生产并投入市场,据悉,新车在尺寸和空间方面都要优于同级别车型,且具备智能座舱,续航里程超过300公里。

可以想见,新兴车企想要独立申请资质显然不是件易事。然而,面对新车量产交付的日益迫近,且资质审批大门短期内又重启无望,造车新势力不得不另辟蹊径,或选择代工生产,或选择收购生产资质。

停审 现有新能源产能严重超标

合众新能源总裁张勇曾表示“造车不是短跑,而是长跑,既要有实力,又要有坚持的耐心,且任何一辆汽车的生产都需要经过严格的质量认证,需要接受各种测试检验。”据其介绍,合众新能源目前已有百余辆路试车辆,新车上市前路试车辆将扩充到300多辆,累计测试里程将达到千万公里。

代工合法但优质资源稀缺

从2016年3月17日北汽新能源拿到首张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再到2017年5月22日江淮大众获得最后一张生产资质,短短14个月时间,发改委共发放15张新能源牌照。业内曾经普遍认为新能源生产资质发放10个最合适,随着兰州知豆拿下第11张牌照,渴求新能源一纸准生证的新造车势力欣喜若狂,加快递交申请,以期占得先机。然而,这扇资质大门却在江淮大众领到第15张牌照之后,在没有正式文件的情况下关闭了,至今仍无重启的迹象。

需要指出的是,此次《公告》公示时间截至5月23日,若无意外,合众新能源生产项目将获得工信部审批通过,届时合众新能源将成为继前途汽车后第7家拥有发改委和工信部“双资质”的生产企业,也将迈过造车生涯上最重要的关卡。

图片 5

为何发改委暂停发放新能源生产资质?这必须从发放新能源牌照的初衷说起。

据盖世汽车了解,按照由工信部和发改委联合在2015年发布的《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要求,新建车企要想获得纯电动汽车生产资质首先得获得发改委对该项目的审批核准,在发改委审批之后,获批企业还要通过工信部《乘用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则》和《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则》的考核,列入《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完成这一步即是正式获得了纯电动汽车的生产资质。

发改委发放新能源生产资质,本是为了扶持一批有竞争力的优质企业,推动我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快速发展,也即是“鲶鱼效应”来搅动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不过,从目前拿到牌照的15家新能源企业的进展来看,产品推出普遍缓慢,竞争力弱,根本无法起到领头羊的作用,更遑论对传统车企造成冲击,完全辜负了国家的期望“目前审批工作处于暂停状态,主要原因是之前国家层面对新能源汽车的审批规则相对宽松,审批速度过快,获批的企业实力参差不齐。”一位消息人士解释说,发改委应该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因此从2017年5月开始暂停审批工作至今。

图片 6

拿到新能源生产资质的15家车企分别是:北汽新能源、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奇瑞新能源、江苏敏安、万向集团、江铃新能源、重庆金康、国能新能源、云度新能源、知豆、速达、合众、陆地方舟及江淮大众。按照传统车企、新造车、汽车产业链三大势力划分的话,传统车企势力有5家企业,分别是北汽新能源、奇瑞新能源、江淮大众、江铃新能源、金康新能源;新造车势力最多,有7家之多,包括前途、知豆、云度新能源、河南速达、合众新能源、陆地方舟、国能新能源;剩余的万向集团、长江汽车、敏安汽车则属于汽车产业链势力。

然而,自2017年5月22日江淮大众获得最后一张生产资质后,发改委便暂停了对新能源生产项目的审批流程,且至今没有重启的迹象。目前获得发改委批复的15家新能源生产企业分别是:北汽新能源、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奇瑞新能源、江苏敏安、万向集团、江铃新能源、重庆金康、国能新能源、云度新能源、知豆、速达、合众、陆地方舟及江淮大众。其中,仅有云度新能源、北汽新能源、江铃新能源、兰州知豆、长江汽车、前途汽车6家拿到工信部的项目审批,若不出意外截至5月23日,已具备整车生产能力的合众新能源将成为第7家。

南都记者统计发现,这15个获得新能源准生证的“天之骄子”,现有产能加起来达到91万辆。据不完全统计,正在排队等待资质审批的新进入企业超过了20家,产能是这15家车企的两三倍之多。根据《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产业发展规划》,2020年我国新能源车销量将达200万辆,而现有的新能源产能已经严重超标。新能源造车热急需降温,从狂热回归理性。

分析目前获得“双资质”的6家生产企业,不难发现,他们中或有产品在售、或在生产基地建设上有所推进;而另几家迟迟未获得工信部审批通过的企业在此方面则进度缓慢。有消息称,江淮大众、陆地方舟计划在今年推出首款量产车型,重庆金康首款产品将于明年推出市场,而敏安、万向、速达、国能目前都尚无十分明确的上市时间表。

事实上,拿到发改委生产资质的15家车企,并非都可以生产销售新能源汽车,他们还需通过工信部的考核,产品被列入《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公告》,即拿到工信部的“生产资质”,方能上市销售产品。而这15家车企中,获得工信部生产资质的只有6家,分别是云度新能源、北汽新能源、江铃新能源、兰州知豆、长江汽车、前途汽车,原因是很多车企的生产基地建设缓慢,始终无量产车影踪。

当生产资质大门暂闭,一众新兴车企被挡在门外求而不得时,谁将乘势而上成为继合众新能源后下一个获得“双资质”的车企呢?

尴尬 15家车企仅6家有车在售

本文版权为盖世汽车所有,欢迎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及作者。

记者调查发现,在领取牌照超过一年时间以上的今天,有量产车型上市销售的只有北汽新能源、长江汽车、奇瑞新能源、云度新能源、江铃新能源、兰州知豆等6家车企,另外还有前途汽车、江淮大众、合众新能源、陆地方舟4家车企计划在今年推出首款量产车型,而其余5家车企中,除了重庆金康此前表示首款产品将于明年推出市场之外,敏安、万向、速达、国能都尚无十分明确的上市时间表,也常被称为“僵尸企业”。

有产品在售的6家车企中,北汽新能源、奇瑞新能源、江铃新能源均出自传统车企。其中,北汽新能源早已是行业的佼佼者,其目前最受瞩目的大事并非产品或销量,而是上市。事实上,北汽新能源2009年创立之初,就被北汽集团规划为未来独立上市公司来运营,甚至从2014年开始筹备上市。今年4月27日,北汽新能源与成都前锋电子股份有限公司的关联交易方案获批,这意味着北汽新能源这一国内新能源整车巨头终于登陆A股。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在本届北京车展上明确了北汽新能源的上市时间表———2018年第三季度。

公开数据显示,去年北汽新能源全年销量达到了10.3万辆,位居比亚迪之后,在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中排名第二。依托传统车企的开发平台和技术沉淀,奇瑞新能源和江铃新能源也双双排进去年新能源销量榜前十,其中奇瑞共销售3.68万辆新能源汽车,江铃则售出3万辆,分列第六名和第七名。

在去年新能源汽车销量排行榜前十车企中,有四家车企获得新能源生产资质,除了上述北汽新能源、奇瑞新能源以及江铃新能源之外,另一家就是近两年在新能源市场大放异彩的知豆。兰州知豆旗下已有H1、D1、D2、D3等车型上市,2017年实现销售4.25万辆,排在奇瑞新能源和江铃新能源前面,在去年排行榜中名列第四,仅次于比亚迪、北汽新能源和上汽乘用车。成立于2015年的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2017年估值超过12亿美元,目前累计销量逾10万台,占据新能源乘用车逾10%的市场份额,纯电动乘用车13%的市场份额,足迹遍布意大利、法国、德国等近20个国家。在今年由北京市长城企业战略研究所、科技部、中关村等联合发布的《2017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中,知豆以宁波首家“独角兽”企业的身份亮相,未来发展前景备受看好。

云度新能源则在去年迅速推出首款量产电动车π1,今年3月再神速推出π3,并在刚刚结束的北京车展全球首发A+级纯电SUVπ7,据称这款车将于明年上市销售,将具备L3级别自动驾驶能力。

涉足乘、商两个汽车领域的长江汽车,也高调参加刚刚结束的北京车展,带来9款产品,包括3款乘用车和6款全新纯电动物流车。据了解,长江汽车依托母公司香港五龙电动车集团在电池材料、电池生产、乘用车/商用车/客车生产、汽车设计全产业链的优势,目前在北京、上海设有研发中心,在天津、辽宁建立了汽车动力电池生产基地,在重庆建立了电池材料生产基地,在中国、昆明、贵州建立了整车生产基地,甚至在美国有海外生产基地,整车年产能达10万辆,在15家获资质车企中与江淮大众并列第一。

僵尸企业获“资质”后8年未建成厂房

15家“资质车企”未起到鲶鱼作用

可以看出,通过发改委审批的15家新能源车企项目进展参差不齐,而且竞争力相对较弱,并未起到鲶鱼作用,带动新能源行业发展的主要还是传统车企,而非这些新面孔。生产资质大门的关闭,也让包括广汽新能源、吉利在内的传统车企,以及小鹏汽车、蔚来汽车、威马汽车等新造车势力为之焦躁不已。对于新能源“准生证”的重新发放时间,目前仍无一个具体时间点,发改委在今年两会期间回复全国人大代表、广汽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曾庆洪的“请尽快重启新能源汽车许可审批”建议时提到,目前正在清理规范新能源汽车投资,同时正在修订《新建纯电动乘用车企业管理规定》,待重新发布之后会尽快办理,这两项工作目前都尚未公布实质性进展,这也导致何时恢复新能源生产资质审批工作成为一个谜。

在已经领取牌照的15家企业中,与前述6家有车在售车企形成对比的是,敏安、万向、速达、国能新能源连量产车型上市时间表都未排出来,有的生产基地仍处于建设状态。另外前途汽车、江淮大众、合众新能源、陆地方舟4家车企计划在今年推出首款量产车型,重庆金康此前表示首款产品将于明年推出市场。

敏安新能源汽车

工厂尚未投产使用

据了解,敏安新能源汽车2016年11月就通过发改委审批,但目前尚未拿到工信部的生产资质,主要原因就在于工厂尚未投产使用。据江苏省淮安市消息,敏安新能源汽车生产基地今年4月底刚刚封顶,各车间及设施将于明年初全面投入使用,届时每年可实现至少5万辆的电动乘用车产能输出。其首款量产车A
2001目前已经进入数据冻结阶段,即将进入制造生产环节。

万向集团

首款插混跑车亮相后无“后续”

18年前就开始了“新能源造车梦”的老牌汽车零部件企业万向集团,2012年就成立了万向电动汽车有限公司,随后开始频繁的海外并购,通过收购美国最大的新能源电池制造商A
123公司一级美国新能源汽车公司菲斯科,建立起比较完善的电动汽车产业链。2016年9月,万向集团的首款插混跑车R
evero就亮相并路试,原计划2017年引入国内,但随着董事长鲁冠球2017年10月去世,至今无后续消息。

相关文章